网易麻将电脑版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7日浏覽次數:

采訪時間:2015年6月17日

采訪地點:北京解放軍304醫院病房

人物小傳

  王恩韶,1922年1月生,1942年東吳大學畢業後,加入大上海分保集團從事再保險業務,後被太平保險派到瑞士再保險、倫敦通用再保險等公司考察工作,解放後加入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從事再保險工作,曆任再保科科長、辦公室副主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副執行董事、人保駐倫敦聯絡處首席代表等。2015年10月去世,享年93歲。

解放前投身再保 见证人保初起步

  問:王老,您從解放前就開始從事再保險工作,給我們介紹下您是怎麽與再保險結緣的?

  王恩韶:我是1922年生,1942年東吳大學畢業以後就進保險公司,當時我進的是大上海分保集團。解放以前,中國的保險基本上就是在上海,因爲上海最初是租界,當時由美國人控制,上海的保險基本上掌握在美國人手裏。

  上海的民族保險公司就自力更生,組織了一個分保集團。我從學校出來就參加了大上海分保集團。後來日本人占領租界,日本的保險公司到上海就要和中國的保險公司合作,開辦分保公司、聯保公司,中國人那時候就沒有同意。後來主要的中國保險力量就開始從上海遷移到重慶,我被派到瑞士開展工作。一直到解放後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成立,我就辭去那邊的職務,參加了中國人民保險公司。

參觀朝鮮戰爭紀念碑

保险普及困难重 经营监管分家难

  問:解放以後,您到北京的人保工作,當時大家對保險作用的認識怎麽樣?

  王恩韶:當時大家對于保險賠償的任務、職能不很了解,普遍認爲保險是累積資金的一個手段,對于保險的保障賠償功能並不理會。所以保險公司從財政部轉到銀行,又回到財政部,目的就是多上交資金。

  因爲保險在老百姓之間、企業之間並沒有開出一條路,收獲不大。也正是因爲對保險的保障賠償任務不理解,無論財政部或者是人民銀行都沒有建立過一個專門監督管理保險的機構,這在國際上是比較特殊的。我們只有一家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定了一個組織機構的規定,是保險總公司用來管各地分公司的,而且沒有專職人員。

  有一次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代表團到開羅參加亞非保險再保險聯合會,那個時候林震峰是副總經理,作爲人保公司代表參會,我作爲業務人員兼翻譯跟著去了。第一個會大家都談如何開展業務,第二個會是談如何監管保險業務。外國人就不大理解,爲什麽業務活動你來參加,監管活動你又參加?埃及的一個再保險公司總經理就說:“你怎麽這麽神通廣大,業務開會是你,監管又是你,你拿你的右手監管左手,監管得了嗎?”

  林震峰副總經理也沒解釋,因爲我們就是這麽個情況。回來以後就上報了,說這個情況很不正常,但是沒有什麽改變。第二年又開會的時候,我們並沒有成立什麽監管機構。因此派了兩個人,一個是林震峰,另外加派了李聘周,對外就說是一個是搞業務的,一個是監管業務的。

  所以說,當時國內對于保險究竟能起什麽作用,基本上是不清楚的。

协助筹建越南保险公司 受到越南财政部表彰

跃进轮首航沉没 再保立功救急

  問:那個時代大家對保險的認識不夠,但躍進輪事件,是不是讓大家認識到保險的作用?您是躍進輪分保和理賠的親曆者,給我們講講這段曆史吧。

我國自主建造的第一艘萬噸級巨輪——躍進輪

  王恩韶:1963年4月,我們中國發生了一件非常重大的賠案。我國自己建造的第一艘萬噸級的海輪就是躍進輪,裝了一萬噸的玉米,從青島出發開航到日本。4月30日開船,第二天就在經過南朝鮮海域時觸礁沈沒了。躍進輪是在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保險的,我那個時候就是再保科的科長。躍進輪那時候保額是120萬英鎊,我們自留20萬英鎊,要分保出去100萬英鎊。

  我們分保一般都是在倫敦勞合社,承保以後,我們就在躍進輪開航前的那個星期,通知倫敦的經紀人威利斯(Willis)。由于是中國的第一艘船,所以英國的承保人比較謹慎,當時沒有直接接我們的單子,說需要研究研究、了解了解。結果在開航以前的禮拜五,倫敦經紀人只成功安排了80萬。禮拜六躍進輪沈沒,我們不敢馬上通知倫敦勞合社這個消息,因爲我們要分100萬,他才分了80萬,我們想把這100萬都分出去。所以到禮拜一,就打電報給勞合社的經紀人,問分得怎麽樣了,全分完保單給我寄來。結果經紀人說禮拜五分出去了80萬,還有20萬本來打算他一早到勞合社市場接著分,結果一進大門,門口的盧丁鍾(Lutine)就響了,說躍進輪沈了,剩下的20萬就沒能再分出去。

  周總理對躍進輪沈船很重視,他親自主持開會,分析事故原因,當時認爲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被美國帝國主義侵略者給打沈的,另一種是觸礁沈沒。交通部彙報工作的時候說我們有保險,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保的。總理辦公室就打電話給保險公司,說派個領導帶個業務幹部到國務院開會。我那時候主要是管業務的,林震峰副總經理帶著我來到國務院。

  總理問如果觸礁擱淺,保險賠不賠?我們說賠;總理又問如果讓美帝國主義給擊沈了呢?我們說也賠。我們跟總理彙報,我們爲躍進輪辦了兩種保險,一種商業保險,就是觸礁擱淺這個原因而沈船受傷,賠。另外就是戰爭險,被美帝國主義打沈了,也賠。當時羅瑞卿將軍也在場,聽了以後不敢相信,說哪有這麽好的事情啊。

  躍進輪是保了120萬英鎊,我們自留20萬,通過倫敦勞合社市場分出去了80萬,還通過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分出去一部分,最後通過分保先後從國外收回來104萬英鎊,比我們預期的還多了4萬。周總理最後在開會總結躍進輪事件的時候,說躍進輪出事,各有關部門都有不同的責任,唯有保險公司從國外要回來104萬英鎊,很不簡單。

《關于躍進輪船貨保險情況的報告》手稿

躍進輪賠款通知書

远赴美国英国 创办公司盈利

  問:您後來又去國外代表處工作過一段時間,給我們介紹下在國外的工作經曆吧。

  王恩韶:中國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創始國之一,新中國誕生後我國的席位長期被台灣當局占據。1980年新中國在IMF的合法席位得以恢複,當時人民銀行在IMF沒有人,就把我調到美國華盛頓擔任IMF中國的辦公室顧問、副執行董事,在那工作了幾年時間。

在中國保險(英國)有限公司工作期間合影

  爲了開展國際業務,人保在1955年左右于倫敦成立了中國人民保險公司駐倫敦聯絡處。1985年人保又派我到英國擔任聯絡處的負責人。我又跟倫敦的中國銀行聯系,兩家合資辦了中國保險(英國)有限公司,在1985年10月1號簽了第一份保單,這也就是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在國外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出的第一張保單。

  聯絡處的主要工作是幫助人民保險公司辦理分保業務,當地的業務做得很少。責任保險在當時是一個新興的業務,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個房頂,房頂蓋了以後過了一年半年,質量不高塌了,保險公司就認爲這是一種責任保險,很多保險公司都保這種險,保費是很多,賠款就更多,有不少公司就是因爲做責任保險而關門的。

  我們在英國的時候,非常幸運的是沒做這個業務,因此我們每年雖然只有100多萬英鎊的保費收入,可是我們賺錢,就是因爲我們沒有做責任保險。

參加中再集團60周年司慶活動

  1991年5月,我從英國調回國,然後就退休了,退休單位是中國再保險(集團)公司,我還一直擔任中再集團的顧問,發揮著一點余熱。我這一輩子除了做保險工作以外,沒有幹過其他的行業,始終就沒有離開保險這個圈子。

關閉

Copyright ? 2008 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京ICP備0906881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