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麻将电脑版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7日浏覽次數:

采訪時間:2019年6月17日

采訪地點:中國再保險展廳

人物小傳

  劉金屏,1943年12月出生,在國家建材部新型建築材料公司工作了18年,1984年轉行到原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人事部任勞資科科長;1996年中保再成立,曆任辦公室副主任、法定分保部總經理、中國再保險公司紀委書記、中國大地保險副董事長等職務,2006年退休。

毛遂自荐   结缘中再

  問:劉總,您是中再一百單八將之一,曾擔任中保再辦公室副主任、法定分保部總經理和中國再保險紀委書記。您哪年開始從事再保險業務?

  劉金屏:我原來是學非金屬礦産開采的,所以1966年參加的第一份工作在國家建材局,在那裏工作了18年。因爲我做人事,和原來的勞動部經常接觸,他們就推薦我去保險行業。1984年,正好國家保險改革需要人才,我就自己投檔,後來順利轉型。

  剛開始在人事部,和再保險沒有直接聯系。真正接觸再保險是1989年左右在教育部任職期間,我們負責整個人保系統的培訓。在保險學院學習的教材有財險、壽險、再保險的相關內容,那時起我從理論上開始接觸再保險行業了。

一百單八將含淚唱司歌

  問:1996年中保再成立時,一百單八將可謂筚路藍縷、白手起家,條件艱苦到需要自己找辦公場所。當時的人保一分爲三,人員分配是根據國家安排還是個人意願?

  劉金屏:具體的分家方案我不知道,可能是按照業務口分配的,原來從事壽險的去了壽險,原來從事財産險的到了財産險,原來從事再保險的就到再保險。在這個基礎上又配備了行政、後勤等人員進行完善。其中,中保再的條件是最艱苦的,實力也是最弱的;沒有辦公地點,沒有職場,人員少;機構也很少,只有幾個國外的辦事處。另外,還要自己重建規章制度,完善各種機構,工資比起另外兩家也只少不多。

  但我們很爭氣,通過努力,很快就找到了北太平莊測繪總局裏一個三四層的小樓作爲創業基地,解決了辦公場所的問題。我記得開第一次全體員工動員大會,我們是借測繪局一個禮堂,自己搬折疊椅、擺桌子開的大會。當時在會上,戴總宣布中保再的經營理念、企業精神就是“團結、進取、穩健、求實”。當戴總在會議上宣布了這個企業精神和經營理念的時候,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後來散會的時候,全體員工含著眼淚唱著《山不轉水轉》。這首歌契合中保再的發展階段,也合乎公司理念。我們相信:公司雖然現在很小、很弱,但風水輪流轉,一定會轉到我們強大起來的一天。所以這首歌代表了全體員工的心情,大家很激動。

  在戴總的領導下,大家聚在一起,把激動和感動轉化成了實際行動。全體員工分工不分家,各部門互相支持、互相配合。兩年多時間,再保險業務就從原來的不到30億保費沖到了115億。

1998年簽署部門目標責任書

  問:中保再剛成立時,大家是怎樣一種工作狀態?

  劉金屏:我們白天要完善辦公條件,還要“走出去,請進來”,去建立各種關系。我們去人保、人壽走訪,請人家給予支持,不然就沒有業務;還去拜訪監管部門,講述中保再發展遇到的困難,爭取他們的支持。那時候我受命帶隊請國務院法規局、人大法規委員會的人去英國參觀勞合社,加深他們對再保險工作的了解。這樣的宣傳,對于修訂《保險法》並在《保險法》中明確法定分保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們從上到下做了大量工作,讓別人理解我們的業務。當時有個有利條件,中再直屬國務院,戴總可以直接向上彙報。當時國務院分管領導就有機會請他們一塊坐下來,談保險市場的情況和再保險的情況,我們借機彙報工作情況和遇到的困難,請他們支持監管部門制定有關法律法規。

破解法定分保發展困局

  問:1996年,中保再成立,依照《保險法》規定,接收國內保險公司的法定分保業務。您後來擔任法定分保部總經理期間是如何開展業務的?遇到了哪些困難?

  劉金屏:中國的法定分保從1996年到2006年,這十年的時間內,我們的分保費收入是1225.73億元人民幣,分保費是362.14億元人民幣。十年法定分保的積累,應該說爲中國再保險集團今天的發展奠定了一定基礎。

  剛開始分保的時候,各家公司不理解。于是領導組織了多個宣導組下去,去直保公司宣傳《保險法》規定的20%的法定分保對于發展民族保險業的重要意義,還給他們講明法定分保可以提升直保公司的承保能力,避免經營風險,引導各家公司法定分保逐漸步入正軌。

陪同直保客戶調研國外法定分保

  這個過程中,我最深刻的感悟就是:要通過宣傳,讓別人去理解自己。比如說《保險法》規定的20%法定分保不是憑空想出來的。當時國內再保險市場很弱,各業務口的再保險不分給自己國家的再保險公司,造成了分保費外流。尤其在入世前,如何先壯大自己的民族保險業是國家很重視的方面。《保險法》從這個角度制定政策,規定了20%的法定分保。在這10年當中,先把分出保費留在國內,由再保險在國內均衡風險:承擔得了就內部分保,承擔不了再分保出去。這樣保費就減少外流了,外彙也就減少外流了,事實上也是在爲國家的利益做工作。

  當然,在實際操作中還存在很多問題。

  第一個是淨保費分保。雖然《實施細則》明確規定了毛保費分保,但是各家保險公司在實際操作當中還是按淨保費給中再的。中再承擔了市場責任,但沒有拿到相應的保費。

  第二個風險就是不足額分保、分瘦不分肥。各家保險公司基本上是按照實收保費分保。其中,有的短險業務沒出險就全部自留了,出險了再給你補法定分保保單,等于把責任給了我們。

  第三個風險是法定再保險業務承保風險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潛在風險較大。

  以戴總爲首的領導及時向人民銀行彙報當時法定分保中存在的問題,建議他們加大監管力度。人民銀行很快就充實人員、增設機構,在保險司下面又設了個再保險監管處,不僅對整個再保險市場進行了有力監管,對法定再保險也加大了監管力度。法定業務部門也沒有閑著,我們做好各種數字統計,及時上報再保險監管處,建議他們加大抽查,並將抽查結果全行業公布。這些措施對推動法定再保險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問:從辦公室副主任直接調任法定分保部總經理,可以說肩負重任,因爲整個中保再包括中國再開始的90%以上的業務都是法定分保。您當時是怎麽開展工作的?

  劉金屏:我有個特點:做什麽都要做到最好。不僅這樣,我還學習戴總的用人精神。我不懂業務、沒有做過分保,但是我重用那些有高學曆、做過分保的處長,他們給出意見,我認爲有道理,就支持他們幹。我覺得,作爲一級領導,不僅要懂業務,還要懂得用人,要懂得怎麽團結大家一起做,發揮他們的能量。我加班加點就不如他們加班加點,他們熟悉業務、精通業務,他們嚴格把關比我一個人把關要強得多。他們處處都做好了,我這個部門就做好了。

9個月完成大地保險籌建任務

  問:在擔任公司領導期間,2003年您又接到新的任務,擔任大地保險籌備組組長。您在臨近退休的時候接到這項重要任務,當時是什麽情況?

  劉金屏:當時中國再保險公司下屬有一個投資公司,有一個華泰經紀公司,還有一個保險報社,比較單薄。要想做強做大,終歸要有充足的保費收入。所以中再班子多次開會,向主管部門申請,作爲中國的再保險公司也要成立一個直保公司。我們當時提了幾個方案,保監會給的意見是,先成立一個産險公司。

中國大地保險創立大會

  那時候多家保險公司成立的局面還沒有形成,人才比較充足,正是可遇不可求的難得機會。因此,籌備工作刻不容緩,絕對要快馬加鞭。我們抓緊籌備,搶先挖人才。考慮到經濟的發展、經濟中心的有利條件,我們決定把總部放在上海。

  問:那一年正好趕上“非典”爆發,在那個時機籌建大地保險,有哪些意想不到的困難?

  劉金屏:那時候,籌備組人員上上下下都冒著很大的風險,可以說是生命風險。當時中再的小樓都封了,各部門有發燒的,都用繩子往上拉吃的,人不能下來。

  在那種情況下我們要去談判,要和國外來的人談判,在國內也要尋找股東,成立股份制公司。所以我們也不管了,分頭跑,冒著生命危險玩命地找,推動公司盡快成立。大地保險1月份開始籌建,9月份就開業了。

  因爲把握住了時機,所以大地起步很快,業務的發展也很迅速。成立四年,實現四級跳,保費收入從15億元躍升到100億元。去年的時候已經400多億,在直保公司裏從第六名晉升到第五名,今年還要沖500億。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跻身第二艦隊。

公司“原始股”   希望中再不断增值

  問:完成籌建大地保險的任務後,您就退休了?

  劉金屏:籌建大地保險是當時集團黨委和總經理交給我的最後一項重要任務,我順利完成了,而且我也到了退休年齡,就退休了,我很灑脫。轉行到保險業,我自己提交材料,沒有通過任何關系,人事部門一考察還不錯,就來了。後面中保再成立沒有辦公樓,條件很艱苦,但現在回憶起來非常美好,大家一起玩命幹。再後來到法定分保部也是肩負重任,帶領幹將們齊心協力,克服困難,照樣很出色。退休前,籌建大地保險,冒著“非典”疫情,完成黨委交代的工作任務。

2002年,中國再保險總經理室成員合影

  問:回顧整個職業生涯,您怎樣總結幹事創業的一生?

  劉金屏:我們這一代人對得起組織,對得起黨,我們把一生的美好精力獻給了黨的事業。同時,也感謝組織給我們施展才能的舞台,尤其感謝中再現在的各級領導仍然這麽關心著我們離退休幹部。作爲再保險人,我們很自豪。我一直說,我們是中再的“原始股”,希望這支股票不斷增值!

關閉

Copyright ? 2008 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京ICP備09068819號